不知道國小畢業以後才認識我的人信不信
我國小高年級就長這麼高
就長這付德行
當時我就敢自己一個人坐火車去台中找阿媽
有一次在月台等車被搭訕
對方竟然問我唸哪一間大學
嚇得當時只有唸小學的我
拔腿就跑

那時候的我
門牙的大洞
被沒有一位絕對沒有修過美學的牙醫師補了一個亮銀色
沒錯
就像口香糖廣告裡面那個偷看女生泳衣掉下來的男士
牙齒閃了光被發現
就有那個異曲同工之妙
因此
我的童年
就被這點亮銀色蒙上了灰色的陰影



我不喜歡笑
因為怕笑了會讓對方眼睛睜不開
所以我臉很臭
可能也是這副晚娘面孔加上我的獨們絕招流星捶
才會連續被陷害當選兩年班長來治班上欠揍的男生

我還記得有一次月考完的同樂會
班上竟然有不怕死的男生拿著老師的麥克風對我唱了一首情歌
還有加動作勒
不知道他是真的在表白
還是想賺老師的一罐飲料

同班六年
回憶好多
我們一起唸書
我們一起長大
我們一起扶持
回憶也一起回憶

YA的手勢好像就是那時候流行起來的
只不過當時我嫌俗不想比
沒想到十幾年後的今天
我連五都敢比了
因為照片中的某人說到
比一二五可以變可愛
所以我們三個笨蛋就這樣拍了三連拍

我離我的五年級好像很遠
可是轉眼間我又到了五年級
只是這次角色互換
我成了要站在台上假政經的那一個

我問自己想不想長大
竟然忘了問她們
或許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
我知道我們的童年
會一直住在我們心裡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