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周文筠
綽號阿弟
是家中老么
上面有三個姐姐
媽媽很明顯的偏心
只因為他是"好不容易才生出來的"兒子

這樣的孝母
幾乎天天中午來幫他送上一杯珍珠奶茶
游泳課沒帶拖鞋
他媽不是幫他送上
而是送到教室後
幫他從袋子裡拿出來載彎腰放在地上讓他穿

他上台講話超小聲
但是下課打球時卻可以大吼大叫
他還趕偷改考卷來跟我要分數
功課只要是需要動腦的那種
他就不會寫
更扯的是
他的安親班竟然也沒有看他的功課是否有完成

不論他做錯了什麼事
即使我寫在連絡簿上
他的媽媽也從來都不會處罰他或是多說什麼
所以老師的一切作為
都比不上那一杯珍珠奶茶

今天我揭穿了他的謊言
只因為他沒寫日記但是卻騙我沒帶
我給他很多次機會
他都說有寫沒帶
於是我當機立斷請他打電話給媽媽中午可以"順便"送來
他給我搖頭我就知道有鬼
但是我的內心煎熬
因為我不知道該不該在給自己機會相信他的清白
想信他?OR不相信他?

五分鐘後考聽寫時
我看著就坐在我前面的他
我選擇了後者
其實我很難過我不能夠再給他一次機會
就在我翻開他書包的那一剎那
我拿出了他的日記本卻什麼也沒說
他則是低著頭開始掉眼淚

我沒有責罵他
我選擇看著他
他不能替自己負責
也不敢勇於承擔責任
他僅有的解決方法就是哭
也是他媽教他的做事態度


希望他媽這樣的溺愛
沒有害了他的一生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