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難覺曉
處處蚊子叮
夜來滋滋聲
蚊子都沒死


我熬到了已經半夜四點多
半夢半醒
一直抓癢
為何旁邊這頭豬卻失去了感覺一樣
竟然沒有被蚊子吵醒
把她的頭移動了一下
又把她的手臂咬一下
彷彿
只有我一人獨醒被蚊子親吻
難道是我犧牲肉體成全臭豬嗎
我真是偉大
偉大到我眼睛泛血絲

我要如何解決蚊子肆虐呢?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