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27
我和胖子到苗栗的勝興車站附近騎車
結果在這山洞口我竟然突然不支倒地
那一天
我們在新聞台各寫了一篇日記:

<胖子的日記>
妳今天真的嚇到我
我以為妳開玩笑
我沒想到妳真的昏倒
頭撞倒地上鐵軌的重擊聲
還倒在地上全身抽慉樣

我拿著相機準備和妳停佇拍照
以為妳開玩笑
但是過了三秒後
我看妳兩眼發楞
自覺事情不妙
一直拍打妳臉頰跟按脖子
想讓妳清醒

幸好妳醒了過來

沒想到妳的身體真的這樣虛弱
是我的不對
勉強妳接受我愛的單車運動
也這樣子
我不會再讓妳接觸需要極大心肺功能的運動

今天也大聲的罵妳罵到我自己哭
因為我沒想到妳竟然昏倒
還出現電影中才會出現的全身抽慉
我真的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
還在妳身上看到

聽到妳說沒關係只是貧血
貧血是昏倒還全身像癲癇這樣抽慉嗎
我不禁大聲的斥罵妳
妳出事
擔心的是我
妳怎麼了
我該怎麼辦

很氣又很擔心
我還是轉身流著眼淚

我想
我真的不應該勉強妳

回程
我想把單車賣了
因為今天我真的嚇到
我沒辦法承受第二次這樣的事情

對不起
從開始我不該勉強了妳
只是我想到與妳
一起享受山林田野的機會大概渺茫了吧


<我的日記>
第一次甘願被罵
因為我知道
你是那麼的在乎我

死胖子
對不起
讓你擔心了
我也不知道會這樣

事情發生前
我還活蹦亂跳吵著要照相
這時
突然覺得眼前一片黑
我很有經驗的想要坐下
想說休息一下就好了
(以前這樣只要坐下來或蹲下就好了)
沒想到在坐到地面前一秒
我失去了知覺
我忘記有沒有叫你
就這樣進入一片空白與黑暗分不清的世界

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好像看見了一個臉
很大的臉
在我面前晃阿晃
我很努力的看著那張臉
可是我不知道那是誰
再過了幾秒
我終於知道是你
可是你在幹麻
叫我起床阿?
我沒有睡過頭阿?
又過了幾秒
我意識到你一直捏我臉
我還感覺到我腳被腳踏車押住動彈不得
我怎麼了????

我看你一副很緊張的樣子
我才想起我好像又貧血昏倒了
你說我剛剛倒下頭撞到鐵軌
砰的一聲
全身還一直抽畜
我愣住
沒有那麼嚴重吧
我只是像以前一樣貧血昏倒了而已吧
只是這次還沒來的及坐下就跌倒了
剛好撞到頭而已

你一直揉我的頭和脖子
可是我真的一點都不痛阿
看你很緊張我就一直說只是貧血暈倒
你就開始大罵
哇哩勒
竟然敢罵我
要是平常我就給你一拳加上一個飛踢
罵沒幾句你就開始哭
我一臉呆滯
不知道要怎麼半
我知道你很擔心
可是我就貧血嘛

你很嚴厲問我家人有沒有癲癇遺傳
沒有阿
我很努力想跟你解釋
我今天剛好是生理期
我本來就貧血
所以.....
你直接就宣判要把我的腳踏車賣掉
還說以後不會再讓我碰腳踏車了
接著還逼問我打藍球有沒有出過事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不要連我的球也封啊>"<

我要上訴
不知道誰要當我的辯護律師
>"<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