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
我現在要正式聘請你成為我個人專屬的"閩南語助教"
(胖子OS:我是小肥專屬的)

事情是這樣的:
話說我這個在桃園長大的北部俗
只會"聽"台語卻不會"說"台語
我國小的時候學校真的嚴格禁止講台語
我還記得只要講台語老師就會叫你站起來沒日沒夜的罰站(尤其是台語的髒話)
很多人都不相信我說的
還說這是古時候的政策不可能發生在六零年代
但是這是真的
(請同樣都是桃園國小畢業的六年級生出來幫我說說話阿)
再加上家裡奶奶在日據時代好像當過一陣子老師
所以她跟孫子都講國語,跟我爸媽講台語
至於我台中的外公外婆偶爾會跟我講國語
不過大多數都是他講他的台語我回答我的國語

雖然我一直都是用國語回答大人
但是我還是多少聽得懂他們說的台語(前提是不能講太快)
也沒出現過多大的溝通障礙

但是
這樣的好日子
到了我大學的時代有了劇烈的變化
因為有一兩年的時間
我的三位室友們
通通都是住在台中以南的南部人
偏偏她們卻特愛用台語聊天
雖然我聽得懂
但是我卻都沒插上過半句話

有一次我終於忍不住用國語問她們:為什麼在家裡聊天都要用台語呢?
她們就說從小到大都是用台語跟人家聊天的
我又繼續問其中一個跟我同班的小慧(也就是拍安泰ING說"我有空"的那位):可是你在學校都說國語阿?
她們兩個就拍我的肩膀說:你不懂啦!
不懂?我就是真的不懂所以才要問你們阿?
我當時不知道那一根神經不對勁
就說:好!從現在開始我都說台語!我講國語你們就扁我!這樣我台語才會進步(<---結果這幾句還是用國語說)
沒想到才講沒幾句
她們兩個通通笑翻了腰
甚至笑中帶淚的求我說:拜託你不要再講了,你的台語怎麼這麼好笑?根本就是在講日語阿
GOD!這一句稱讚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聽見了
這對修了三年日文的我來說
該笑還是該哭呢?

於是我下定決心
找到機會就要找人跟我講台語練習
可惜我的台語好像真的太破了
一直沒有人有這種美國時間跟我耗
通常都是三分鐘
能夠聽我講台語超過三分鐘的人
你們就可以把他奉為神了


台語的第二顆震撼彈
是投落在打工的時候
話說我這個大學已經身兼三份工的打工女王
只要聽到哪裡有好康的打工機會一定不會放過
有一次一個室友找到了有關選舉民意調查的電訪工作
除了時新照算之外
每完成一份問卷好像又可以多一百塊
我聽到立刻抓著他的手問:還有沒有缺?我也要去
結果他回答我的第一句話是:有缺阿!但是要會講台語的人才行ㄟ
挖哩勒!不會吧!
沒想到這世上竟然真的有我打工女王不能做的工作
這........叫我情何以堪阿?
真不虧是我的室友
實在是太瞭解我了
只能用"一語驚醒夢中人"來跟她道謝一番


可是
震撼彈的效應沒超過三天
我又把這事忘的一乾二淨了
台語的第三波震撼彈
是投落在我實習的那一年
因為
我竟然忽略了現在的國小有"鄉土語"這一門課
天阿
才國小畢業十幾年
竟然從不准講台語
到原本八堂國語課必須分出一節來上鄉土語(閩南語或客語)和兩節英語
對於實習一年連續蟬聯上下學期代課女王冠軍的我而言
根本就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所以在這一年之中
什麼課我都代過了
甚至代課過一個多禮拜的小六英文(裡面還有包括住過國外一年多英文挺溜的小鬼喔)
就是不敢接任何一堂閩南語課
一直到學期末最後幾天真的有老師臨時請假找不到人代課
我硬著頭皮上了一堂閩南語
我講了我從小到大和閩南語發生的趣事和糗事
終於過了這一關


台語的第四顆震撼彈
是投落在我第一次跟胖子去台南他們家的那一天
胖子的爸媽都講台語
我唯一講得最順口的一句台語就是"我不太會說台語"這一句(好笑吧)
有幾次吃飯我沒有很專心聽胖子和他爸媽的對話而在看新聞
突然我就被胖子打頭或推一下
因為大家都在等我回答
回答?回答啥?你們在跟我說話喔?我慘了啦
這就像上課不專心的小鬼被老師抓到做白日夢一樣
會很緊張
緊張到不知所措

有一次胖子的爸媽甚至在討論以後要不要跟我講國語
誰知到胖子竟然跟他爸說:不要啦!你會講成台灣狗語,我們聽不懂啦!

哪有這種兒子的
我要是趕這樣跟我媽講話
早就被打死了(泣)


真正的閩南語原子彈
爆發在我去年第一次教書領到課表的那一天
不會吧!我有沒有看錯?
我的閩南語不是科任喔????
我用顫抖的雙手捧著我的課表立刻衝往教務處找教學組長喊冤
我說:組長!不好意思請問一下,我不太會說閩南語ㄟ!這課有沒有辦法換一下其他科任阿?
(天阿!全校排課表是件多麼複雜的重大工作,一聽就知道我是超菜鳥的新老師) <---人家才剛實習完嘛
組長:沒關係阿!現在課本都有配一片CD,你就放下去讓他們跟著CD念就好了
哇!這麼說來!我真的要豁出去上課了
於是我超級認真的把課本和CD都帶回家苦讀
沒想到這一本課本每一課後面還把一段閩南語編成RAP
我邊念胖子就一邊狂笑和吐血
就這樣
一年過後
認真的陳老師變成了"半個"閩南語達人
雖然不是說的超級溜
但是至少不會有人笑我了
而且有多少人能用閩南語唸出一段RAP呢?哈哈

不過
偶爾還是會遇到一些突發狀況會讓我傻眼的
比如說今天上到生態池這一課
我就問小朋友通常池塘裡還會有些動物
第一個舉手的人就說蝌蚪(他說國語)
我還立刻稱讚他說:很好!那蝌蚪的台語怎麼說?
我說這一句話是因為
本來都會有幾個台語很溜的小鬼會立刻搶著回答
沒想到這一次班上竟然一片死寂
死定了!我幹嘛讓我自己陷入了絕境?(因為我真的不會說蝌蚪的台語阿!救命阿)
就在這尷尬的幾秒過後
班長很認真的說:我知道,就是青蛙的孩子(他講台語)
全班立刻瘋狂大笑
我不知道要說對還是錯
就講了一個我高中同學把國語的太陽餅直接翻譯講成"日頭餅"的笑話
接著我就宣布這是今天的作業:回家請問大人蝌蚪的台語怎麼說
終於聽到了令人感動落淚的鐘聲
我也因此逃過了一劫

每個禮拜二固定上完閩南語我都有排山倒海的一堆問題要問胖子
幸好他還算有良心
都會耐心的回答我
沒想到今天回家問胖子蝌蚪台語要怎麼說
他這個台語溜到一個爆的人
也被我考倒了

救命阿
為什麼青蛙的孩子這麼難搞?
到底有誰可以救救我???

PS:我是正宗閩南人,不要再懷疑我了喔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