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15
難道你也是個多愁善感的人
沒由來的感傷
突然覺得人生好累
而我
竟不知道要說啥安慰你的話

該不會真的是我把你打到秀逗了
你才會變成降吧

我現在也很難過
因為此刻
我竟然碰不到你的內心深處
就像你抽筋了都沒跟我講
我聽了好自責

沒有所以然
你就自閉去了
留我一個人在這裡傻眼

沒有下次了
聽到沒


2004/04/25
我知道
你的手粗粗的
也知道
它握起來是溫暖的
還知道
它會煮東西
打掃房間
洗衣服
如果要下個結論
那就是
還不賴唷

今天坐車時
我倒在你肩上睡著了
雖然脖子有一點酸
可是我知道
以後坐車時
我再也不用擔心睡過頭而按鬧鐘叫醒自己了

謝謝你願意
當我的哥哥
當我的朋友
當我的爸爸
當我的情人
^^


2004/04/26
我的房間好乾淨
乾淨到我竟然不敢穿拖鞋踩進去
害我開始又神經質了
天阿
這真的是我房間嗎
可以打赤腳而腳上沒有灰塵耶

從前每次只要我朋友叫無聊
我都會叫他們來幫我整理房間
不過沒有一個人要理我
你真是大好人一枚
只有你會自動自發幫我整理房間
而且還沒有被嚇跑
我真是太感動了
感動的啦
^^


2004/05/09
沒想到
這裡好像也快變成荒煙漫草的廢墟了

快考試了
我終於有一點點點點的緊張
和一點點點點的焦慮

未來這兩個字
在我腦海裡所佔的比例
正在和我的理志簽訂協約

而你
在我心理所佔的位置
怎麼也貪婪的擴張它的帝國版圖呢

可惡
我要絕地大反攻
讓你的城堡整個淪陷
走著瞧唄


2004/05/25
會不會
我們都忘了快樂
是不是
我們都忘了微笑
只記得
工作的疲累

生活的壓力

該不該
只看現在不想未來
能不能
讓日子多一些色彩
只希望
工作是一種享受
生活是一種幸福

即便現實總非如此
但是還是請你用力微笑
因為
這是我最想見到的
你的樣子


2004/06/03
就算過程再怎麼苦澀
我還是要堅守信念
做那一杯無糖的清茶

就算世事再怎麼多變
我還是要努力蛻變
成為山裡的一抹清幽

就算有一天
天空不再是藍色
我還是要繼續跨越那道邊際的虹
來到達思念的
另一端

不是不修書
不是無才思
繞清江
買不得天樣紙


2004/06/05
今天去央大參加我死黨的畢業典禮
時間過的好快
沒多久前我們才一起國小畢業的
怎麼轉眼間她就碩士畢業了
真是歲月催人老阿

今天很難過
因為我發現我的情緒還是很容易受到他人的影響而變壞
然後不知不覺間
又傷害到真正關心我的你
你說
世上有人好心對妳就是幸福
我會牢記你說的話
更謝謝你一直努力讓我幸福


2004/06/07
這年頭
連老鼠都給我屌起來了
剛剛我在沒戴眼鏡的情況下
看到一隻老鼠在悠閒的逛大街
注意喔
是悠閒的逛喔
不是用ㄙㄨㄢ的喔

我的老天爺阿
我當場傻在那裡動彈不得
心跳也漏了半拍
真的是太囂張了啦
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耶
雖然我個兒比你大很多
但至少你也裝一下害怕的樣子吧
你這樣我的臉要往哪擺阿
> <


2004/06/09
隔了兩個月
我終於又回台中了
我媽見到我的第一句話
還好不是你變胖了
而是說
你怎麼這麼黑ㄚ


這我還想問你勒
我是你生的
你怎麼把我生這麼黑
嗚嗚嗚

不過最後
我的小肚肚還是難逃她的法眼

真的是胖了


2004/08/04
話說
陳老師已經幾百年沒買樂透了
聽說大樂透連續共辜六次
這期上看十億
這下我也紅了雙眼

大概是整理搬家的東西太累
就開始做白日夢

等我中了大獎
我要馬上辭職
然後蓋一家小學
可是我不要當校長
我想當替代役
因為全校我看就是替代役最爽了
我要養一隻狗陪我在校門口
每天看著小朋友可愛的笑容


2004/08/09
刻意的避開了昨天
因為是他的節日

我常常在想
身為一個父親的職責是什麼
老實說
我真的不知道
因為
從我懂事以來
我就只看到他的暴躁.無理與荒唐

或許
我可以這麼獨立
要感謝他
或許
我可以這麼堅強
也是要感謝他
可是
我不需要麼勇敢和堅強
因為我需要的
其實只是一個平凡.顧家的父親


2004/08/10
終於
悲慘的事件又發生了
我下午決定去離子燙
來和我的自然捲毛毛頭說掰掰
本來只是要修一點
結果大概燙太久我有點想睡覺
竟然講成剪短一點
天阿
我的意思是剪的地方剪短一點
結果你們知道的
他就給我剪 短 一點了
嗚阿
雖然大家都說這樣比較清爽又年輕
可是要開學了
我想裝老耶
不然一看就覺得菜


2004/08/13
我在桃園長大
在台中度過叛逆青春
在台北半工半讀完成我的學業
也同時實踐著我的理想

時間過的好快
再次回到桃園實習
轉眼間我又將前往新竹
展開我人生第一份正式的工作

夜深人靜
我收拾著行李
繼續往人生的下一站前進
那些帶不走的曾經
化成了階梯
好讓我可以更勇敢向前邁進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