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台灣
已經是半夜十二點了
行李等爆久的啦
到了停車場在飆回新竹也是一點多了
天阿
幸好在日本機場只有多等三四個小時
不然回台灣大概就天亮了吧

沒想到帶著疲憊的身心回到新竹
一進家門把行李一丟
正要打開房間的門時
胖子大叫:死定了我忘記帶房間鑰匙出門
不會吧!!!我們被自己鎖在房間外面不得其門而入ㄟ,會不會太好笑了一點
這時已經快要半夜兩點了
去哪裡找鎖匠開門阿?
而且我們都累的半死又不想睡在髒兮兮的客廳
所以胖子一發狠就說:你退後
我才在想他要幹嘛時
他竟然開使用腳踹門
天阿!有必要這麼暴力嗎?
根本就是電影的流氓情結阿!
胖子一直踹到第三下
對面房間的人終於被我們吵醒了
忘記到底踢了幾下
門真的被踹開ㄟ
就變成了這附德行

一點都不誇張
我在一旁徹底的傻眼

這下可好
可以進房間睡大頭覺
但是以後就不能鎖門了ㄟ,胖子先生
誰知到他老兄也不是省油的燈
隔天下班他就把隔壁當儲藏室的門給拆下來
可是好死不死拆下兩個門之後才發現
兩個房間的門一個是左開,一個是右開
所以鎖螺絲的地方不和(左右顛倒)
於是胖子就把歪腦筋動到和房間同樣都是左開的廚房門上
就決定把廚房門門給拆下來
這真是一件浩大的工程,對吧!
也只有胖子想的到
我開始懷疑我的男朋友曾經幹過水電工

這就是我們北海道之旅的句點
該說是完美
還是玩笑呢?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