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老天
約三小時之後(在日本當地時間晚上七點多)
我們平安的降落在成田機場

只是要出海關時
才發現在飛機上忘記填入境表格
(以前跟團在飛機上導遊都會教大家寫)
這下可好
走在莊小猴前面一直在衝鋒陷陣的我
立刻被日本人給攔了下來
講了一大堆積哩刮拉的話
我木訥的眼神只聽的懂他最後三個字:『有沒有?』
當然是立刻回達『沒有』阿!
所以我和莊小猴就被叫到旁邊去填寫

好多都看不懂不知道要填啥
就在我越來越緊張之際
我竟然聽到了後面排隊的人群中有人在講中文
我立刻抬起頭來搜尋
哈哈!立刻拉著跟團的她們說:『這裡要寫啥?』
對方還熱心的告訴我們背面要全部勾否
填了一會之後
我發現莊小猴在最後一大題問我們要留多久的地方
她竟然填了94年11月14日
挖哩勒
只要在日的地方填四就好了啦!
不是所有看到年月日都要填日期的OK?
照你這樣寫你連進棺材都要在日本下葬回不了台灣了好不好?

好不容易解決了當下的尷尬場面
我又白目的衝鋒陷陣走前面過海關
結果還有好多地方都忘記填
也是被檢查的海關用日文一個一個教我寫
寫到一半我還特地轉頭對莊小猴說:『後!還有一堆也要寫ㄟ!』
等我終於過關之後
那位海關乾脆就把我剛剛寫的給莊小猴抄
他大概知道這兩個聽不懂日文的笨蛋是一夥的吧!

就是紅箭頭指著的這一張
讓我們在出關之前捏了超大一大把冷汗


等到出關重見天日的那一刻開始
就正式的開始了這趟自以為勇敢自助行
當然
第一個問題就是要自己想辦法去飯店
於是我們看著指標找到了事先查好要搭的JR線列車
可是剛開走一班沒多久
下一班竟然還要等快一小時
所以只好臨時改變策略改搭巴士

這真是貴到爆的車票
一小時的車程竟然要價三千塊日幣
在等車的時候
發現這裡的電子站牌上最後竟然出現了我們飯店的名稱
難道班車剛好有開到我們住的飯店門口嗎?
就在我們要詢問這裡的工作人員的同時
他剛好過來跟我講了一大堆我聽不懂的日文
莊小猴用英文反問他說什麼
他還是一直講日文
我很努力的聽了一遍
我猜他應該是問我們的行李要不要放在車下面?(因為我看他手上拿著行李貼條)
所以我就對他HI了一聲(哈哈!還真被我猜中)

總之他們英文真的很爛
所以我突然很感慨的對莊小猴說
『我們好悲慘,你英文很好他們聽不懂,他們講的日文我們聽不懂,要靠我的破爛日文來猜,現在是怎樣?』
所以最後我們還是決定不問這班車有沒有到飯店就上了車
反正計畫中就是到東京車站轉搭兩站地鐵

車子進入東京市區後陸續有人下車
我和莊小猴決定要賭一把
就坐到最後一站和飯店名稱同一站的地方下車
反正我有在網路上查過飯店的長相
應該可以認出來是不是

這裡就是東京車站一角
這時所有的人都下光了
可是這時突然發現
剛剛下車幫乘客搬行李的司機一直沒有上車
等了好久莊小猴終於決定下車去看一下狀況
原來司機已經把我們兩個人的行李放在路邊
他也站在下面一直等
又是一陣英文和日文的大決戰
莊小猴一直用英文說飯店的名稱『Grand Palace』
司機伯伯一直用手比著我們的車票『東京車站』
這樣堅持了好久之後
司機大概被打敗了
就把我們的行李放回車裡
並且揮手叫我們上車
我想
他要碼不是同情我們兩個流落異鄉的可憐人
就是不知道要怎麼用英文跟我們解釋叫我們滾蛋
幸好他選了前者
真的載我們到了位於皇宮附近的飯店
(外觀真的就是我們訂的這一家沒錯ㄟ!)
(雖然這一站離東京車站不遠,但是我們猜應該是票價會差一點吧!幸好也沒再跟我們收費)
下車的時候
他跟我們要行李箱上貼的號碼排
我立刻把我的塞給他
可是莊小猴一直用中文跟我說:『我剛剛讚東京車站下去問他時就給他了阿!』
慘了,司機一直用日文跟莊小猴要牌子
莊小猴一直用英文回答他:『我在東京車站下車問你時已經給過你了。』
就這樣
英文和日文對話的戲碼二度上演
最後司機又被我們打敗了
看他很無奈的阿阿叫了兩聲又揮手叫我們走
我們豈有不趕快ㄙㄨㄢ的道理?

哈哈
真的就這樣誤打誤撞的平安回到了飯店
我們要住三晚的地方

套一句莊小猴說的:『傻人有傻福。』
應該就是這個道理吧!


把行李放好之後
剛好九點半多一點
市區應該都已經關門了
但是我們還是決定要到飯店附近去晃晃
在便利商面買了一瓶北海道小岩井的飲料

還有無意中發現的這個台灣好像已經絕版的糖果

哈哈!便利商店架上還有寫著『復刻版』三個漢字
可見這真的是絕版的復古糖果了阿!

回到飯店之後
發現飯店的商店竟然賣一大堆我最愛的紅豆麵包超人的娃娃

後!超可愛的啦

如果我整套買回去胖子應該會殺了我吧!


睡覺前決定讓KIMO和飯店合照
感謝老天讓我們誤打誤撞的完成了第一天的冒險之旅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