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早
我丟下了所有該處理的事(包括去開晨會)
請昨天有走前門的同學站起來
然後一個一個的叫到我面前
壓低聲音問有沒有看到有人拿樹枝丟老師
只要回答我說:『沒看到。』的人
我都會再加一句:『你確定?』
如果對方的眼神是肯定而沒有閃爍的
我就會請他回去再叫下一個來
如果我問了對方有遲疑一下的
我問完之後還會另外補充一點說:
『請你們不准包庇同學,因為你這樣就是害了他,而且如果我問完站著的所有人都沒有人說出是誰的話,我畢業旅行的分組就會當場立刻抽籤重分。』一邊說我手還一邊拿起籤桶


這招果然奏效
我一眼就可以看出一位女生稍微遲疑了一下
就在我補充說明講完之後
她果然就招了說:『老師,是A。』
賓果!!!!我成功了
不過為了保護這位證人
於是我不動聲色的請她回去然後再繼續叫下一位同學過來
我刻意的跳過了A同學
一直到我把站起來的每一位同學都問完之後
我一共有一男一女的兩位證人!!!
而其中那位男證人
正是昨天走在A旁邊,被A大言不慚說可以當他證人的其中一位


最後
我把A叫到我的面前
我用平靜且堅定的語氣問他:『你知道昨天是誰丟音樂老師樹枝的嗎?』
不等A回答我又繼續說:『你只有一次機會!記住。』
沒想到A同學居然也是出乎我意料的說:『不知道。』


哇靠~~~好一個撇得一乾二淨的不知道
於是我不死心又問一次:『你確定???』
A:『確定。』
這下我終於說:『這樣子啊!那好!我把證人叫過來之後處罰可是加倍的!再問最後一次,是誰丟的你知道嗎?』
這下A終於承認說:『是我。』




好ㄚ你!!!這傢伙~~終於被我逮到了
昨天是誰還大言不慚的回嗆音樂老師沒有證據就亂栽贓的啊??
於是我再度壓低聲音很嚴厲的說:『走,現在去找音樂老師。』


到了視聽教室門口
我請正在訓練直笛隊的音樂老師出來一下
她一看到又是A
那把火也是立刻就燒起來


真相大白的此刻
不能免俗的
當然要問清楚這傢伙幹這種蠢事的原因
只是沒想到他居然都是以『就是捉弄一下而已』之類的台詞來回答
這樣的答案當然阻擋不了我一直壓抑的怒火
(當時一堆老師經過要走到會議室準備開晨會)
火山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


我最生氣的點就是:
第一,他不是初犯,當初他把沙子和垃圾丟到老師包包後,已經保證過不會再不尊重老師了
而且自己也答應過只要在畢旅前闖禍就是不參加畢業旅行
還有另一點讓我最生氣的是
他除了昨天大言不慚回嗆音樂老師亂栽贓的舉止讓我覺得太超過之外
今天我問話一開始也是死不承認
就連已經東窗事發的現在
他居然還可以說『就是捉弄一下而已』!!!!


太過分了
目無尊長可以到這樣的境界!!!
完全不知悔改與反省
這真的是讓我們兩直搖頭



後來
我問A說:『好,請問你現在要怎麼辦?。』
A居然還是那副屌ㄦ啷噹樣說:『好嘛!那我跟妳道歉嘛!(對著音樂老師說)』
我看到這狀況立刻搶話說:『後~~我們不需要這種沒誠意的道歉!!不接受!你再給我想其他辦法。』
音樂老師聽了也是附和說:『對阿對啊!我不想接受這樣隨便的道歉。』
A又想了一下後說:『那不然我讓你丟回來!(也是對著音樂老師說)』
我聽了差點沒昏倒
天啊!這傢伙的腦袋到底都是裝什麼東西?????
於是急性子的我又立刻搶話說:『很抱歉喔!我們不想做那種缺德的事,不行不行!再給我想辦法。』


過了幾分鐘
A一直沉默都不說話
所以我就說:『如果你想不出來的話,那就是我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喔!』
A就說:『好。』
很好
我就是等你這個答案
於是我就當著音樂老師的面說:『那你就不用去畢業旅行了。』
A一聽到這裡
原本無所謂的表情有糾結了一下
幾秒後我看他大概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眼匡已經有點紅了)
機車的我又補了一句:『幹麻幹麻?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當初說再犯錯就不能去畢旅也是你自己答應的啊!』



不過由於晨會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
也不好一直耽誤音樂老師練團的時間
於是我就請A先回教室給我好好反省
剩下的我會通知學務處幫我處理........................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