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月考的第一天
中午吃飽飯
教室裡的分機電話響了
總務處的淑真老師告訴我:有家長找你,我轉給你

我一接
是紹銘的媽媽(挖哩勒~~又怎麼了?????)
她先問我於紹銘有沒有在我旁邊
我告訴她沒有
她才開始說:昨天於紹銘他爸帶他去店裡,我都一直緊盯著他不讓他靠近抽屜,他也確實都沒有拿錢,但是最後我們要關門之前,有去隔壁麵包店買了兩袋麵包,一袋是要拿回家吃,一袋是要放店裡我明天吃的,我叫余紹銘幫我拿進店裡,然後等他出來就鎖門回家了,可是我今天早上進店裡的時候發現我放在抽屜裡的兩百塊"好像"不見了,老師你可以幫我蒐他的身嗎?
我聽了其實很生氣
因為她又用了"好像"這兩個字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什麼東西叫做好像?
而且她說不能告訴紹銘她有打來
又叫我去蒐紹銘的身
在他媽沒有任何證據而且只是懷疑的態度之下
這根本說不過去阿!!
我哪有權利和理由這樣做?

而且重點是
我的生氣大於疑惑
第一:這樣說來那兩百塊是用來測試紹銘的嗎?
第二:我為什麼要當壞人?
第三:要我幫你去搜身可以,那你要授權給我阿!怎麼可以說不敢承認有打來卻又要我去搜身?
第四:如果他真的沒有偷呢?

我告訴她我會處理
掛上電話的我就打電話至輔導室請教其他老師
輔導室幾個老師商討的結果是:她媽這樣就算授權給我了,所以我可以蒐,但是要站在紹銘這一邊的立場說是要幫他證明他的清白....
我好難過
因為我竟然要當這樣子的一個劊子手


放學之前
我發了月考考卷(今天是月考的第一天,我們月考都是半天)
發到紹銘的考卷時我小聲的叫他等一下放學之後留下來
(他當時一定以為是考太爛我要跟他算帳)
等到大家都走了之後
我把他叫到辦公桌跟他說:
紹銘,你媽中午的時候打電話來,她說她懷疑你昨天最後偷了她的兩百塊,叫我要給你搜身.....
我才講到這裡
余紹銘就開始掉眼淚
我真的嚇到了而且也超難過
我接著說:老師相信你沒有拿,所以要幫你證明你的清白,如果你沒有拿,老師等一下就載你去媽媽店裡跟她說個明白,叫她以後絕對不可以再汚賴你....
紹銘的眼淚花拉拉的流
我內心的血也是

他去拿了他的書包過來讓我翻
還自動把褲子的口袋都拉出來
我檢查了兩遍







我好生氣好生氣
我忍住眼淚對紹銘說:你不要哭,等老師把事情處理完就親自帶你去跟媽媽說清楚
他還是一直掉眼淚
我知道他跟我一樣最討厭被人家誤會.....
我的心痛不亞於他
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比我更無助
所以我真的是不能坐視不管

終於要介入別人的家務事了








為了緩和紹銘的情緒
我並沒有叫他去唸書準備明天的月考
我打開抽屜拿出美祿和薰衣草奶茶的即可沖包給他選
然後我們就走去教師休息室泡來喝
回到教室以後
我叫他陪我一起看旅行社的網頁
我問他如果是印度或是澳洲他想去哪裡
他說澳洲(因為他覺得印度是超落後國家,他不懂為何要去落後的地方虐待自己)

聊到一半
剛好有家長來找我寫成績和報名表推薦函(她女兒要考資優班)
所以我又開始到處忙了
紹銘也很自動的開始用我的電腦玩遊戲

我並沒有罵他
希望這些都能緩和他的情緒
因為
真正的戰爭才正要開始.......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