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小時候那個年代
幾乎都只有功課好,品行好的人才能當班長
不過長大以後的我真的不這樣覺得
因為我始終認為,我只是剛好功課比較好,然後又剛好兇了一點(好吧!我承認應該是說『很兇』啦!)
所以才會在小學高年級的時候連任了兩年班長

在我教書的這幾年生涯
我反而卻喜歡給一些照理說應該永遠不可能當班長的人當班長

我不會指定候選人名單
我也不會暗示學生應該要提名誰
一切都是以學生提名然後表決的結果當作結果
每個人都有當班長的實力
只要你相信他可以也願意給他機會
他就可以



話說我接了這個後母班
在返校日第一天都還不認識學生的時候
我就決定要在這天選幹部
而只要那個職位有人想要自願,我就會請學生以鼓掌表示贊成通過
這一班還滿多人想自願擔任幹部的
所以過程算是很順利
不過一路選到最後的班長和副班長
很意外的竟然沒有人想自願
最後經過兩輪的舉手表決
最後終於選出了新任的班長和副班長



這次的班長是一位男生
個子小小的,看起來精明精明的
不過卻在班親會的那一天
有一位家長居然說:
『老師,為什麼功課不好的人也可以當班長?班長應該是一個表率,我小孩回來跟我講我聽了覺得很意外。』
我:『我覺得功課真的不是當班長的標竿,而且大家都很支持他,表示他人緣很好,而且說不定他能升任阿!』



班親會之後
在開學第二週的某一天
班長跑來跟我說:『老師,我今天忘記帶功課了。』
(之前幾天都是有寫但是沒寫完,至於沒寫完的部分都是隔天早上來學校的早修趕工的)


總是會隨機測試學生是否誠實的我,大部分都會選擇相信
不過今天我就隨口說:『喔!好,沒關係!那放學後我跟你回家裡拿。』
沒想到這樣平和的口氣反而讓班長全身為之一振
我發現他轉過身要走回座位的表情有一點不太對勁
於是我又問了一句:『怎麼啦?你該不會是沒寫然後跟我說沒帶吧?』
班長很尷尬的點了點頭


由於開學第一個禮拜我實在發太多飆了
所以這週我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好好的』跟他們溝通不要一直生氣
於是我說:『你看!沒寫功課已經做錯一件事了,為什麼又要說謊??』
班長的頭越來越低
我又說:『不過我要稱讚你一件事,因為你很誠實,至少你最後勇敢的承認。』
班長很自責的看著我
我:『那你功課是沒寫完還是沒寫?』
班長:『沒寫。』


其實聽到這裡我已經有點生氣了
如果是沒寫完我還勉強可以接受
但是『沒寫』會不會有點太誇張啦?
所以我就有點嚴厲的說:『那為什麼昨天放學還留在學校打球?你應該寫完功課再來打阿!』
班長:『可是功課真的很多阿!我寫不完。』
我(開始急了,就有點大聲):『怎麼可能寫不完?我昨天不是有開放讓你們在學校寫功課嗎?』
班長(哭了):『就真的寫不完阿!』
我:『不可能寫不完,是你自己下課都跑出去玩,而且午休你又要去田徑隊,所以你更要找時間寫功課,而不是因為這樣就說自己沒時間寫阿!』
班長:『我國語真的真的寫不完,還有數學我都不會,所以我真的不想寫。』
我:『那好,我知道了,以後你就不用去田徑隊,因為學生的本分就是讀書寫功課,田徑隊是額外有能力才能做的事,這樣你午休就可以一直寫功課,不會的地方也可以馬上來問我,當然就不會發生寫不完的事件。』


在我宣布『不准去田徑隊』這個指令時
其實我是想要藉此提醒他
『為了參加田徑隊訓練,所以我回家一定要寫功課,這樣早休才不用補功課,也可以去田徑隊』
不過後來他也點頭答應
所以我也順水推舟說:『那好,這段時間你就先把該補的功課補完,然後不會的地方老師保證把你教到會,功課跟得上以後再去田徑隊,如何?』
班長依舊掉著眼淚點點頭........


接下來的時間
班長在午休都很認真的補功課
而且數學一遇到不會的地方就會來問我(想當初他的數學作業都是抄自修的)
那麼到底是為什麼班長不再抄自修呢?
哈哈!
那是因為我終於找到了
『讓學生不再抄自修並且遇到不會的問題會主動來問我』的好方法了



因為我在上數學課時
一開始我會耍狠說:『我這個人最不愛聽到我問:懂不懂,然後你們說懂,因為我相信一定有一些人不懂。還有,我寧願你們數學作業不會的一兩題空著隔天來問我,我也不要你們抄來給我改一個勾。』
我繼續說:『所以,如果你不懂說懂,但是當我問你你達不出來的時候,我就會大抓狂,但是只要你不會的時候勇敢舉手,我保證把你教到會。』
原本學生都還半信半疑的
但是這幾堂數學課下來
我真的當著全班的面,對著那一兩個不會的學生用N種不同的方法在講解同一題
而且會一一詢問到底是哪裡不懂(現在正在學分數的乘法)
然後針對各個人遇到的困難點一一擊破


很神奇的是
原本不太會約分的班長,以及連約分要幹嘛都不懂的A兄
可以很快的找出誰跟誰可以互相約分
比如說5/12X3/10
其中5和10可以互相約分
3和12也可以互相約分
說也奇怪,咱們的A兄不懂就是不懂
所以後來我乾脆換一個講法教
我說:『注意,如果上下不能約分,請你要眼珠打結然後看斜的找,這裡懂不懂?』
(邊說我還突然伸出手刀狠狠的在黑板題目上比下去,還砰的一聲,,真是一整個豪氣萬千,此時全班狂笑)
A兄:『喔!懂』
我:『接下來,既然眼珠已經斜了,所以請你先斜著找出第一組可以約分的數字,多少?』
A兄:『5和10。』
我:『對,然後請你不加思索的把5和10撇掉除以五,然後在10的旁邊寫上一個二,最後要大吼一聲:哈哈!我把你幹掉了。』
A兄聽到這裡也是狂笑,然後說:『喔~~~懂了。』

我:『還沒,那還另一組也可以被幹掉嗎???』
(吼,小鬼們聽到『幹掉』就是一整個精神抖擻和認真)

A兄:『可以,除以三,所以3和12就被幹~~~掉了.........』
(這時全班又是一陣狂笑)

我:『恩,幹~~~的好!你看!你懂了阿!』
(其實我內心的OS是:挖哩勒~~一定都要這樣上課才會認真和聽懂就對了?唉!)





總之
當他們學會並且在黑板上能獨自順利解題之際
我請全班給他們熱烈的掌聲
然後要『不斷的』『瘋狂的』一邊稱讚他們
一邊轉過頭對全班說:『你們看,不會就要勇敢承認和問我,我真的保證把你教到會,最好問倒我,我就叫你一聲老大。』



沒想到
這樣的『老大流氓式』上課法真的得到了他們的青睞
越來越多人在下課拿著數學來問我(這樣真的會把我自己搞得超忙快抓狂,挖勒~)
雖然那是今天的功課
但是我就是想藉著『開放讓你在學校寫數學功課,一不會就來問我』的方法
來改掉學生抄自修的習慣


其實這方法真的是太有效了
一方面不但讓學生突然覺得讓他們在學校寫功課的我『很好』之外
另一方面他們也真的在數學課中見識到我『真的把你教到會』的決心
最重要的是對他們而言,回家之後功課減少就輕鬆多了,哈!


其中最讓我感動的是
原本數學一直跟不上的班長
『真的』會三不五時的拿著數學習作來問我這題怎麼寫
甚至在我數學課上完到某一進度宣布下課時,他會主動先做課本下方的練練看,然後跑來問我對不對!



不到一個禮拜
班長對於上數學課的態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我發現他對數學不再那麼恐懼了
也不會再說『我不會』來當作沒寫功課的爛理由
我真的相信數學不難
只要你願意踏出跟它決鬥的那一步!!!



2008/09/12(四)
那天放學以後
我還是把班長留下來補他欠我的國語作業
我問他:『我問你喔,你數學懂了之後,後面是不是就都懂了?可是以前一開始不懂後面就毀了對不對?』
班長點點頭
我:『很好,那我再跟你分析一件事,你有沒有覺得你一直都在今天寫昨天的作業?』
班長點點頭
我:『所以你永遠都會覺得功課好多寫不完阿!這樣好了,你這個欠我的國語補到這裡,我給你一個好康。』
班長:『什麼好康?』
我:『我讓你先寫明天的心情日記,讓你感受一下進度超前的快樂。』
班長(開心的勒):『真的假的?我可以先寫喔?』
我:『對阿!但是你不能告訴別人,不然他們會抗議,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只要你每天都補完功課,當我說在學校可以寫今天的作業的時候,你就進度超前啦!對吧?』
說完,我還想說給他選擇的機會
所以我又故意考驗他說:『你也留下來挺久的了,那你現在是要回家還是先寫心情日記?』
班長:『寫心情日記阿!』
我:『水喔!欣賞你!』


就這樣
我們一邊聊天一邊讓他首度嚐到『進度超前的快感』


說也奇怪
一直到今天
班長就再也沒有欠過我功課了(我知道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天,但是我已經很滿意了)
而且每次午休他也不會羨慕別人可以去田徑隊或者球隊
我看到的都是他認真在寫數學的背影
所以平常總是要午休的我
很神奇的已經兩個多禮拜都沒有睡午覺了
因為當他們認真在算數學的時候
我就是坐在後面隨時等著不會的人來問我
雖然很累,但是我很享受這種學生積極努力的態度
我相信有了這樣的默契
你們在課業上一定可以有更好的表現



總之
讓一個人脫胎換骨並沒有仙丹
如果一定要我說出一種仙丹的話
我應該會告訴你
就是『幫助他然後相信他』!!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