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環球出發前在台大醫院新竹分院打完黃熱病疫苗拍的XDD)
2012/07/04(三)
我是今天耳鼻喉科門診加掛的六十四號
幸好台大醫院新竹分院的門診號碼可以在網路上看現在是幾號
不需要人一直在醫院傻傻的空等
我們一直到了號碼大約顯示四十幾號時才出門
當時時間也快接近中午十二點了



只是沒想到
後面這幾個號碼居然等得有點久
每一次叫號燈換了一個數字又叮咚了一下,我的心跳速度就加足一個馬力
心慌意亂的我只記得手心不斷的冒汗,還有滿腦子都在祈禱希望老天爺和醫生不要宣判我的死刑!


輪到我的號碼的時候已經快要下午一點了
我真的是一邊發抖一邊打開門走進去

進入診療室後我坐在門口旁擺的塑膠椅上等待
我發現裡頭除了我還有另外兩個病人
一位較年輕的男子坐在我一點鐘方向耳鼻喉科常見的噴藥檢查椅上等待
另一位則是年紀很大的阿伯
這時的他正坐在醫生辦公桌旁邊,和醫生面對面的聽醫生宣判他的病情
醫生說:『阿伯,你的檢查結果確定是惡性的,你要不要我現在立刻通知你的家人?』
(尬的,當時我瞬間雙腿發軟,那種感覺真的就是當場被宣判死刑一樣的五雷轟頂,我一直在內心吶喊:『我等一下可不可以不要聽到這種答案!』)

沒想到阿伯說:『不用了,我在台灣沒有家人。』
醫生:『因為....,所以不建議你做化療,可是吃藥的話,又怕你的身體承受不住副作用,還是你想吃藥治療?』
出乎我意外的,阿伯非常淡定的回答說:『那就讓它自然的這樣吧!不要治療了!!!』
醫生:『不然我再幫您安排去腫瘤科看一下,看那邊的醫生有沒有什麼其他的建議.......』

吼!!聽到這裡
我的眼淚真的都快噴出來了
一方面是覺得好難過,一方面又非常害怕
阿伯好可憐喔,在台灣都沒有家人,現在又得知這個噩耗,為什麼阿伯還可以這麼淡定??為什麼!!



後來,阿伯走出了診療室
接著醫生就去檢查椅上換看另一位年輕男性
(註:我進來之前有看到門口有貼公告,說因為看這科的人比較多,所以可能會同時有兩三位的病患在診療室內,如有特殊需求請先告知)
看完他之後
終於換我坐上了辦公桌前剛才阿伯坐過的那個位置(抖)
(這時,門又打開,進來下一個病人坐在我剛才在門口旁邊的塑膠椅上等待)



和之前兩次一樣
我又重複敘述了一遍我是什麼時候在哪裡發現了脖子上的硬塊
以及我去過叢林,還有發現硬塊的當時有感冒,感冒長達三週等細節
醫生聽完後,也是伸了手開始摸我的脖子檢查
摸完後的第一句話就是:『ㄟ,這顆真的有點大顆耶!有兩公分!』
我(一邊發抖一邊問):『那這顆是什麼摸得出來嗎???』
醫生:『應該是淋巴結,可是因為你又去過叢林,所以現在狀況就會變得比較複雜!』


接著,我就被叫去旁邊那個很多管子機器的耳鼻喉科檢查椅上坐好
大致檢查一下又噴了一堆東西在我嘴巴裡後
我被叫到診療室最裡面的櫃子後方那裡稍做等待

等待的時間,醫生又陸續看了兩個排在我後面的病人
這段時間真的很難熬,我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不斷的在櫃子後面來回踱步
不知道等了多久
我終於又被叫回了檢查椅上坐好
這次醫生說要拿長長的軟管塞進我鼻子直通喉嚨檢查
而這個軟管前面還有顯微攝影機,叫我要看著螢幕裡我鼻孔世界的Live報導
(吼,我的人生為什麼都要清醒著看這些噁心的畫面阿阿阿阿阿!上一次開膝蓋的刀也是,嗚嗚嗚~~)


這不是我第一次鼻子被塞進長長的軟管
(以前感冒有一次在耳鼻喉科的診所也有被塞過一次,吼!好噁的感覺!只是當時只是管子,前頭沒有顯微攝影機)
所以雖然有點害怕,但是多少還有點心理準備
醫生在塞進管子之前也是告訴我會有點不舒服,叫我忍耐一下
我是不擔心不舒服或者是會痛之類的問題啦
我反而比較擔心我會一緊張然後腳往前一踢就直接攻擊醫生XDDDD
但幸好我的理智有告訴我千萬不可以這麼做
所以我把一切的不蘇湖感全部轉換成脖子的力量
當醫生把管子漸漸的推進我的喉嚨時
我的脖子就死命的把頭往後退
可是偏偏這椅背的高度比我頭還高
我根本就沒有退路可以去(泣)

想逃沒地方逃,還有不斷的強迫自己轉頭看左邊的電視銀幕
尬的!!鼻孔裡的世界真的比我想像的還要噁心
還好一路經過沒看到什麼恐怖的鼻屎,但是鼻毛們真的是噁到有剩XDD


我真的很忙,除了頭想逃命,還要一邊看螢幕之外
還得要聽從醫生的指示吸氣吐氣
這時我就看到鼻子裡不知道啥構造的就會開合開合的(超傻眼)
然後醫生就分別用機器拍下了好幾張照片
當管子終於通到喉嚨之後
醫生檢查了一下就說:『喉嚨很健康,沒問題!』
正噹管子被虎緩的拔出來,我好想大喊:『哈里路亞』的瞬間
只見護士又走到機器旁邊開始拿起了另一支一模一樣的管子要交給醫生

什麼!!!!所以另一個鼻孔也要遭受同樣的凌遲喔???我的老天爺阿!!!嗚嗚,我好想回家!!

是的,就如同我想的,另一個鼻孔一樣劫數難逃
重複了同樣讓人崩潰的步驟之後,我終於可以逃離了恐怖的刑台XDD



再次坐回了辦公桌前的椅子和醫生面對面
我又問一次醫生:『所以這不是瘤而是淋巴結對吧?』
醫生:『應該是,但是你去過叢林,為了保險起見,還是照一下超音波看狀況比較保險,而且必要的話,看你願不願意順便做切片!』



走出了診療室後,事情一樣還沒結束
因為我要先去繳費
繳完費還要去預約照超音波的時間
沒想到要照到超音波居然已經排到了七月底的24號(大驚)
天阿!照個超音波要等將近一個月?????會不會太誇張阿?
雖然很無奈,但是也只能接受
拿著預約單又回到了診療室把單子交還給護士
接著還要去一樓抽血化驗(吼,又要被戳了,嗚嗚~~)



抽血的時候
怕針的我都習慣伸左手(以免右手抽完沒力做事和寫字XDD)
加上我又不敢看針刺進我稚嫩肌膚那噁爛的畫面(噗)
所以我都會習慣性的把頭轉向另一邊還使出全力緊閉我的眼睛(超俗辣的)
沒想到這護士綁完塑膠條之後
不論怎樣拍打我的手臂都找不到血管(嗚嗚,從小就這樣,我已經非常習慣了)
就算後來換綁右手臂也是一樣


然後,悲慘的惡夢又要再次上演了
因為每一次只要手臂找不到血管或是抽不到血
不管哪一家醫院就會把歪腦筋動到我的『手掌背面』那幾條顯而易見的血管身上
嗚嗚~~~這就是人生!!
我越怕針,針就越愛插在許多不可思議的地方


今日連續的折騰終於告一段落
但接下來還有更大的折磨在等著我
因為為了要確定我脖子上的那顆到底是什麼
我還得等『一個月』才能照到超音波
照完超音波還要再等一個多禮拜才能看到報告
而等我看到報告的時候,時間已經來到八月初了
阿萬一,萬一接下來的事情沒完沒了
我會不會沒辦法回到學校教書????
我會不會..........
會不會.....
.......





嗚阿~~~
我的暑假毀了沒關係
但是我的人生!你可千萬不能毀了阿!!!(抖)

    全站熱搜

    胖子和小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